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美文美图  > 正文

生而有趣,才是有用地活着

作者: 朱成玉 来源: 牡丹晚报 发表时间: 2021-02-22 10:08

朱成玉

为了减肥,妻子每天走山锻炼,半月有余,往电子秤上一站,体重不降反升,不禁有些懊恼,每天重复做这些,却毫无结果,有意义吗?

我告诉她,这当然有意义,而且意义非凡呢!你跳跃着躲开一只蚂蚁,有可能被摄影者捕捉到,你就是为善良代言的人,这就是意义;你听到寺庙里的佛音,停下来,虔诚地合掌鞠躬,念念有词,我能听到你为家人和朋友许下的愿,这就是意义;一缕风吹过,花香沁入心脾,你闭上眼深深地吸气,这样的神情就是写者笔下的美人,这就是意义;通过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你的心灵轻盈,看着叶子从绿到黄,从无到有,品味其中的哲思之趣,这就是意义……

每个人的一天都是不断地重复,平淡无奇,看似毫无意义,但意义恰恰就蕴藏在这波澜不惊里。

有一期的《奇葩大会》,一位来自清华大学的博士生令人印象深刻,在他的眼中,无论多么无聊的日常生活,都能变成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比如,为了研究如何科学高效地洗袜子,他自制了多款自动洗袜机,从电脑风扇到打蛋器再到发条人。

有人问他:“你整天做这些有的没的、乱七八糟的实验,究竟有什么用呢?”他说:“这样一些单纯有意思、用好奇心驱动的东西,在你要求它变得有用的那个瞬间,它就变得不再有趣了。”

人们会习惯性地问“这有什么用”,就像蔡康永在《人生并不是拿来用的》一文中说的:“这有什么用?”几乎是最受欢迎的一个问题。每个人都好像上好发条的娃娃,你只要拍一下他的后脑,他就理直气壮地问:“这有什么用?”

“我想学舞台剧。”“这有什么用?”

“我正在读《追忆似水年华》。”“这有什么用?”

“我会弹巴赫了。”“这有什么用?”

“我会辨认楝树了。”“这有什么用?”

……

看翻译家林少华的随笔集《异乡人》,其中有个细节令我莞尔——

“某日早上,我悲哀地发现,大弟用叫‘百草枯’的除草剂,把院落一角红砖上的青苔喷得焦黄一片,墙角的牵牛花被药味儿熏得蔫头耷脑。

问之,他说:‘青苔有什么用,牵牛花有什么用,吃不能吃,看不好看!’悲哀之余,为了让他领悟青苔和牵牛花的美,为了让他体味‘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诗境,我特意找书打开有关图片,像讲课那样兴奋地讲了一个多小时。

不料过了一些时日,他来园子铲草时,还是把篱笆上开得正艳的牵牛花利利索索连根铲除。我还能说什么呢……”

此时的林少华唯有一声长叹:“我还能说什么呢?”

这真是“夏虫不可以语冰”。

人啊,总归是太过实际的,哪怕人与人的交往,也大多习惯结交有用的人。可是,人生需要的是有趣,而不仅仅是有用!

大多数人都是实用主义者,在他们眼里,实用即准则。可是,庄子在几千年前就说过:“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无用之用,方为大用。”

生而有趣,才是有用地活着。日子交付到我们的手里,就是让我们珍惜和点亮的。把每一个寻常的日子过得生趣盎然,眼中有美,心中有爱,即便万事有憾,也定有余情绕心。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澳门金沙娱乐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