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曹风  > 正文

读书人的“人生范式”

作者: 谢 丽 来源: 菏泽日报 发表时间: 2020-09-22 10:28


□ 谢 丽

夜幕低垂,月牙轻洒着薄薄的光辉,我沉浸在大海般深邃的夜。书房里,只有猫偶尔轻声抖动毛皮的声音。此时,大多数人处于安静的睡眠状态;抖落一身尘世的风霜,我的阅读和思想生活,此时才刚刚开启。

书斋中阅读和思考,一直是我延续个体生命激情的一种方式。尘世中,和大多数女性一样,我在俗世生活与精神世界的罅隙中,过着乏善可陈的生活。当青春的激情和狂热呼啸而过地越过峰顶,俗世的中年越来越逼近。我犹如晃动的钟摆,在世俗价值与自我精神的多重缠绕中,难以理清自己的思绪。很多时候,我是被世俗挟裹着前行,走走、停停。夜,拉长着晚归者的落寞与孤独。有一个声音却在心灵深处呼唤——快些回到书房,那里才是你生命中最真实的阵地。作为一个习惯了独立思考、挚爱自由精神的人,我深深明白,人们应当在更广阔的思想和精神天地里呼吸,吐纳出真诚清洁的空气和语言。一间十平米的斗室和匿身于此的书籍,让我的精神触角自由延展到很深、很远、很广阔的地方。这是我的精神家园,也是一个知识分子能够裕如掌控的一种生活方式。

夜幕中,我常常畅想古往今来那些伟大的人、事。伟大的人生往往都是一场精神、思想和时间、肉体的赛跑,一些人能够穿越时光的隧道,在光阴中化作一片永恒,恰恰是因为他们对精神的关注,对思想的投入,对书写的热爱和坚守,战胜了时间短暂的阈值和肉体有限的承载。最终,那些成果扩大成为人们共同的精神拥有。永恒,可以指向抽象的人生,生命、文化形态,当然也可以具象地指向传承千年的文化典藏。

书斋之外,万家灯火闪烁,是热闹繁杂、令人神往的尘世。历史上很多读书人,都是心里装着一个明净悠远的书斋,还魂牵梦绕着一个尘世波澜壮阔的人生舞台。“入世”与“出世”,自古便是读书人要面临的一个重要人生抉择。

少年时读《三国演义》,常羡慕诸葛亮“专待春雷惊梦回,一声长啸安天下”的胸怀抱负和治国才干,也非常景仰周郎“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潇洒与豪情。后来才明白,诸葛先生与周郎,都是被经典作品浓缩和升华了的人物形象,具体的生活细节在长久的群体性传播中,要么被剥离抽空,要么被渲染夸大,最终被演绎成了一个个浓缩的艺术形象,和一场场思想、精神的华美盛宴。而《三国演义》的瑰丽之处也正在于,它为后代读者提供并展示了一种读书人光照千古的生命范式:是浩瀚如烟的社会平台成就了诸葛先生和周瑜的人生传奇和生命精彩。“入世”是他们共同的价值选择;书斋生活,应当是他们生命中的一座精神后花园吧——栖息自我和汲取生命华露的地方。

读书人中,有些人喜欢居庙堂、殿宇之上,有些人喜欢信步在馆阁、学堂之间,有些人挚爱世俗生活,投身生活的火炉,融化成为一块蓝光荧荧的“百炼好钢”;有些人喜欢匿身在丛林深处,芳香外溢、光华内敛,却不愿粉墨登场。我想,这参差多态的人生,也该有千姿百态的世相——同样,人们实现自我人生的途径和方式,也一定人各有异。作为读书人,无论“出世”与“入世”,总有一条生命的幽径,可以通向生命的峰顶,抵达个体生命的罗马圣地。

把生命开成一束自由绚烂的花,还是在旷阔苍茫的黄土大地上结个实实在在的果,成为了读书人在“入世”与“出世”抉择中的一种“具象”,这几乎也是每一位思想成熟的读书人,都要面临的人生抉择。然而,行走于这一段心路历程中的挣扎与徘徊,似乎具有更丰富的文化美学价值。这样的一段心路历程,一方面为他们构建起丰富而充盈的自我心灵和情感世界;另一方面也呼唤着他们对社会的密切关注和艰难担当。这是观照和映射读书人内心世界的一种真实的“文化映像”,最终,它也影响和解读着读书人的人生范式和生命状态。

责任编辑:
李立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澳门金沙娱乐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