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曹风  > 正文

粒米如山

作者: 邹娟娟 来源: 菏泽日报 发表时间: 2020-10-13 09:29

邹娟娟

那是一个贫穷的母亲。她身后站着哭泣的瘦弱孩童,旁边的空地支起一锅,锅里烧着嘟嘟冒气的石头。孩子的哭声惊动了邻居,经询问,得知这位母亲正在煮石头饭,只为让孩子们有所期盼。

石头必然不能当饭吃。但对于饥饿的孩童,看着那口锅,干瘪的肚皮似乎做好了分泌消化的准备。他们的眼神焦虑而茫然,仿佛在倾听“食物”,又好像在翘首奇迹。

如果,如果此刻,哪怕只有一小把米投进锅中,经沸水翻滚后铺散的米香,势必改变那位母亲和孩子们无望的姿态。

米啊,是挽救生命的良药!

很多数据在警醒我们。全球有8亿多人处于饥饿之中,平均每6秒就有一名儿童因饥饿而死亡。

时光辗转到年少。母亲常念叨着:“一粒米啊,从天上看,就像一个大磨盘,菩萨是要用响雷惩罚的。”她说这话时,神色是凝重的,一只手轻扣桌面,另一只手指着遥远的苍穹。

小弟不以为然,遇到晴天,自认为菩萨顾及不到我们,调皮地将勺子掩住剩饭。逢到雷雨天,他才一反常态,急急扒饭,脖子似被摁住了般,头都不抬下。

母亲看着干净的碗壁和清爽的桌面,很是欣慰,把淘米时漏下的碎米粒、菜叶和瓜皮煮成猪食,然后冒雨,“啰啰啰”地唤小猪仔。猪仔们争先恐后抢食的模样,不亚于激烈的大片。哼哼唧唧,嗷嗷咘咘。长嘴、长舌、短腿、肥耳、细尾齐上阵,就为了争那口饱食。风卷残云般,食槽里很快见底了,且让乌漆墨黑的底色透出光亮的色泽。母亲慨叹:小猪仔是最惜食的!它们注定养的好。

谁说不是呢?草木有灵,万物有情。春风、夏阳、秋露、冬雪,一世一世地轮回,孕育大地精华,甚至每一丝细微的根系和叶脉都颤动着时光的眷恋。

草木被风温柔以待,凡吹过的地方,都散发出季节的香气。一片叶,一朵花,一枚果。层层包裹,点点绽放。殷红、纯白、浓墨、橙黄、青绿、华紫……柔韧、坚实、饱满、惊艳,染山浸水,迎日映月,任时光流泻。

当人类融入自然,加入汗水调和后,山水愈秀,花果尤茂。我们可以从遗留下来的瓷片等器物上,知晓祖先们披荆斩棘的勇猛和无畏。他们凭着最简陋的工具,冒着严寒酷暑,对抗自然灾害,一心一意开辟出繁花似锦的空间。智慧如古人,他们从不敢贪图眼前的盛世豪宴,时刻用“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一丝一缕恒念物力维艰”的话语警示自己。

我的祖辈和父辈都是从苦日子熬过来的。稀薄的大麦糁儿粥,寡淡如水的菜汤,一喝几大碗。前脚饱嗝,后脚就饿。瞅着玉米棒子,眼冒金星;闻着稻香,口中流涎。在少粮的日子里,任何可以用来裹腹的食物,均可以称为食物。其中,最称心称胃的,是米。对他们而言,粒米如山啊!

一粒米里,既藏着生存法则,也时时提醒我们缅怀初心。

责任编辑: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澳门金沙娱乐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