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国菏泽网  >  人文菏泽  > 正文

吉祥寺石佛:成武佛教文化兴衰的历史见证

作者: 隋启良 来源: 菏泽日报社 发表时间: 2020-09-16 15:09

吉祥寺石佛
五代后汉乾祐元年四面环刻佛说父母恩重经碑
南北朝时期造像砖

成武县白浮图镇吉祥寺,始建于南北朝时期,是清道光庚寅《城武县志》记载最早的佛教寺院,历经1500多年的风雨沧桑,唯有一尊仅存的释迦牟尼石佛,见证了佛教在成武的兴衰。原寺院虽早已荡然无存,但复建的吉祥寺颇为巍峨壮观。在成武县博物馆展览大厅,三块南北朝时期的佛像造像砖,形态逼真,保存完好。这是现存佛教在成武最早的见证,也是菏泽市较早的佛教文物明证。

佛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诞生距今已有两千五百多年,是由古印度迦毗罗卫国(今尼泊尔境内)王子悉达多·乔达摩所创,后尊为释迦牟尼。张骞通使西域,为佛教东传奠定了基础。西汉元寿元年(公元前2年),博士弟子景庐接受大月氏国使者尹存口授浮屠经,这是佛教传入的最早记载。另一路则由海上直接传到了南方。东汉明帝永平八年(公元65年),楚王刘英曾为浮屠斋戒祭祀,永平十年,朝廷派使臣蔡愔到大月氏,邀请天竺“沙门”摄摩腾和竺法兰二人,以白马驮载佛经及释迦牟尼佛像,到达都城洛阳,朝廷为此修建了白马寺。东汉时期,人们只把佛教当作神仙方术来信奉,影响甚少。到了魏晋,佛教有所发展,先后译经702部、1493卷。南北朝时期,佛教迅速膨胀。南北各地,广修佛寺,佛教信徒人数大增。隋唐时期是中国佛教鼎盛之时。隋朝皇室崇信佛教,唐朝皇帝崇信道教,但对佛教等其他诸多宗教都采取宽容、保护政策,中国佛学逐步发展成熟。佛教经过“三武一宗灭佛”之后,到了封建社会后期,逐渐衰落。

成武的佛教,南北朝时期留存下来的仅有造像砖和石佛,因此白浮图镇吉祥寺是因为石佛的关系才有记载。由此可以推断,在北朝时期,地处中原的成武,绝对不会只有一处吉祥寺。

到了隋唐及宋代,成武有关佛教的遗迹记录多了起来:张楼镇双庙集福胜院遗址,始建于隋唐时期;九女集镇侯阚寺遗址,唐初为法元寺;大田集镇卧化塔,始建于唐初兴善寺内,现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汶上集镇记河寺遗址,唐初开始建有寺庙。汶上集镇天齐庙遗址,唐代建有天齐庙,以后历代多次重修。宋、金时期及以后兴建的庙宇更是数不胜数。从成武县现有行政区划可以看出,天宫庙镇、孙寺镇、白浮图镇等,已是政府驻地;其他以寺、庙、庵、阁、塔等命名的村庄,多达百处。

在成武县博物馆金石展厅,有三通唐宋时期的“佛说父母恩重经碑”。“佛说父母恩重经碑”目前全国已发现七通,巨野县两通、金乡县一通、德州市禹城县一通,而成武就有三通,即唐元和六年、五代后汉乾祐元年、宋太平兴国九年。唐佛说父母恩重经碑,刻于唐代元和六年(811)年,是我国目前发现年代最早的佛说父母恩重经碑,内容和宋太平兴国九年碑同属一个版本,可互补。行文为自左向右排序,为古代碑制所鲜见。五代后汉乾祐元年佛说父母恩重经碑,《佛说父母恩重经》经文有多种版本,敦煌研究院孙修身先生将其分为甲、乙、丙、丁四种版本。该碑经文即为甲种本,经文内容详细,四面环刻于该碑的三面,最后一面刻有立碑人等及刻石年月。这种版本的佛说父母恩重经碑目前是全国唯一的一通。成武县博物馆还藏有一通“太极真人说报父母恩重经碑”。宋太极真人说报父母恩重经碑,刻于宋乾德五年(967年)。碑文内容与佛说父母恩重经内容相似,都是劝善行孝让世人孝敬父母,不同的是该碑是以道家口吻叙说父母恩重的碑刻。根据国家文物局最新统计,目前是全国仅有的一通以道家口气叙说父母恩重经的碑刻。由此可见,当时与此并列的道教,已相形见绌,远不及佛教的兴盛。

在成武县博物馆金石展厅,还有一通刻于唐开元27年(739年)的唐玄奘译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碑”。全文260字,是般若经系列中一部言简义丰、博大精深、提纲挈领、极为重要的经典,为大乘佛教出家及在家佛教徒日常背诵的佛经,现以唐代玄奘译本为最流行。这通碑刻,菏泽市为仅有,在山东省亦属罕见。

由此可见,南北朝及隋唐宋时期,佛教在成武是极其兴盛的。明清时期,虽然佛教逐步衰落,但是随着移民的迁入,人口的急剧增长,村庄数量的增加,佛教仍占据重要位置,从《城武县志》记载及文物考证均证明了这一点。

 文/图 通讯员 隋启良

责任编辑:
荆彦茹
分享到:
中共菏泽市委网信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4]20号 | 互联网信息澳门金沙娱乐许可证:37120180017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12531号 | 鲁公网安备 37172902372011号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菏泽网